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教学工作» 本科生教学» 实践教学» 2012重庆市沙坪坝区检察院实习简报(第二期)

2012重庆市沙坪坝区检察院实习简报(第二期)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沙坪坝检察院实习小组(第二期)
                             
                                             2012.8.8
 
 
理论篇
 
1、诈骗、合同诈骗、抢夺还是盗窃?…………………尹伟
2、浅议盗窃罪与侵占罪的分野与契合…………………左毅
3、王某、张某、郭某等抢劫案………………… ……任高明
 
 
心得篇
 
知识诚可贵,实践也不可少……………………………王玲
 
 
结语
 
 
 
 
 
 
 
 
 
理论篇
 
诈骗、合同诈骗、抢夺还是盗窃?
                                      尹伟

   一、案情简介

   杨某是帮别人拉货的货车司机。杨某将自有的货车水箱进行改装并增加了一个水箱,原来一个水箱可以装300公斤水,改装之后两个水箱可以装3吨水。改装水箱的目的是遇到有购买货物需要计重的客户(杨某的客户大部分为熟人或熟人介绍的客户),杨某就在空车称净重以前将水箱里面装满水,称重之后趁卖家不备,在装货前(或装货后)再次称重之前将水放掉。通过此种操作,使客户少付所买货物中与放掉的水重相当的部分。客户除了付给杨某运费之外,还根据放水多少再付给杨某一定的“报酬”。马某是重庆市某物流有限公司报废汽车分公司某经营部的业务经理,负责公司的市场开发。2010年1月,马某与重庆市大渡口区某机械厂签订了一份回收该机械厂废铁的业务合同,并预交了25万货款,约定以后收购废铁的货款就从预付款里面扣除。在2010年4、5月马某与杨某结识,此后马某收购该机械厂的废铁都由杨某负责运输。马某每次给杨某每车运费700元,放水好处费600元。武某是杨某的熟人(知晓水箱放水的事情)。2011年7月某日武某给杨某打电话,让其到重庆市某区电厂拉废旧钢材。此次操作中,杨某放水2.5吨。电厂负责人凭直觉认为地磅有问题,对废旧钢材磅重产生怀疑,要求换地方重新过磅称重。在吴某与电厂负责人交涉过程中,杨某开车将货拉走。经查实,此次货物实际重量为5.5吨,过磅显示货物重量为3吨。

   二、分歧意见

   杨某分别与马某、武某构成共同犯罪在认识上基本一致。而在本案行为定性上,存在以下四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杨某与马某、杨某与武某涉嫌合同诈骗罪。杨某与马某、杨某与武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签订合同(或口头合同),以放水为手段,虚构事实,让被害人自愿交付财物,构成合同诈骗罪。第二种意见认为,杨某、马某、武某涉嫌诈骗罪。第三种意见认为,杨某与马某涉嫌合同诈骗罪,杨某与武某涉嫌抢夺罪。第四种意见认为,杨某与马某、杨某与武某涉嫌盗窃罪。

   三、评析观点:

   笔者赞同第四种意见,即杨某与马某、杨某与武某分别成立盗窃罪的共同犯罪。诈骗罪、合同诈骗罪、抢夺罪以及盗窃罪四罪的行为人都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但是这四个罪名所涉行为客观方面存在差异。结合本案,分析如下:

   (一)本案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合同诈骗罪,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合同诈骗罪的诈骗行为表现为以下五种情形:1、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2、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3、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4、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5、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第五种情形“以其他方法”,是指在签订、履行经济合同过程中使用的上述四种方法以外,以经济合同为手段、以骗取合同约定的由对方当事人交付的货物、预付款、货款、或者定金及其他担保财物为目的的一切手段。

   合同诈骗罪是行为人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经济合同为手段实施的诈骗。签订、履行经济合同是合同诈骗罪的基本手段,本罪发生“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结合本案,马某与某机械厂签订废旧钢材收购合同,并预付了货款。双方之间发生了真实、自愿的交易。马某通过杨某放水而没有向某机械厂支付货款的部分钢材,并不为某机械厂知晓。或者说,某机械厂向马某交付的钢材就是过磅称重计算货款的部分钢材,而根本不知道其交付的部分钢材充抵了杨某放掉的水重。既然该部分废旧钢材不为谋机械厂知晓,也就根本谈不上被害人在交付该部分财物时自愿问题。合同诈骗罪中,受害人对其交付的货物或款项的数量多少认识上是没有错误的。而且,在知道受骗之前,受害人是自愿交付合同约定的标的物。本案案发前,某机械厂一直认为自己向马某交付的废旧钢材就是马某付款的这一部分。某机械厂一直不知道被马某通过杨某放水隐瞒的这部分废旧钢材,当然也就谈不上自愿交付该部分钢材。

   再则,马某与某机械厂签订的合同是真实有效的,马某不是合同的当事人,合同本身及其履行不存在欺诈行为。马某自己私吞了隐瞒的钢材部分,与合同的签订及履行无关。故,该笔犯罪事实不涉嫌合同诈骗罪。

   (二)本案不构成诈骗罪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骗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司财物的行为。诈骗罪的基本构造为:行为人实施了欺骗行为——对方(受骗者)产生错误认识——对方给予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或第三者取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诈骗罪要求行为人的欺骗行为使对方产生错误的认识。对方基于欺骗行为产生错误的认识之后,处分财产。也就是说,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是处分财产的先决条件,二者有时间上的先后之分;并且,被害人对处分的财产本身没有认识的错误。

   结合本案,杨某、马某通过放水,直接占有充抵水重的这部分废旧钢材,而不是通过某机械厂负责人的认识错误而将该部分废旧钢材处置给杨某、马某的。某机械厂负责人对废旧钢材自身重量产生了认识上错误,也就是说是对其处分的财产本身产生了认识上的错误。这种错误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