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科研与学科建设» 国际交流与合作» 只木诚教授主讲:死刑存废论和终身刑导入论

只木诚教授主讲:死刑存废论和终身刑导入论

  20191031日上午九点,由日本中央大学只木诚教授主讲的“死刑存废论和终身刑导入论,这样的联动正确吗?”授课在敬业楼3031室举办。本次授课由日本中央大学只木诚教授担任主讲人,西南政法大学袁林教授担任主持人,讲座重点讲述了有关日本终身刑替代死刑的相关争议问题。

  授课开始,袁林教授对只木诚教授进行了简要介绍,只木城教授担任司法考试考察委员、日本学术委员等多项研究职务,出版过《刑法总论》、《刑法各论》等教科书,也参与翻译德国多部刑法文献,学术成果丰硕,给我国带来很多新思想。

  随后只木城教授先介绍了日本的死刑制度,首先日本刑法对于死刑的规定,规定了绞首刑,被认为是比较安乐的一种方式,日本法院向来支持这种做法,认为绞刑不比药刑更加残忍,不违背宪法规定,对此日本的学说和实务都有强烈的反对意见。日本刑法规定了死刑的条文包括抢劫、杀人等二十个罪名,这些犯罪全部作为陪审员制度的审理对象;其次是关于日本死刑的判断标准,日本最高法院通过1983年连续杀人案件来确定死刑的判断标准,第一是犯罪的性质;第二是犯罪的动机;第三是犯罪行为的方式,特别是杀人方法的残虐性;第四是犯罪结果的重大性,特别是被害者的人数;第五是被害人的情绪;第六是社会影响,这一点存在有争议;第七犯罪人的年龄;第八是前科;第九犯罪之后的状态。

  接着讲解了关于死刑废止的学说,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是死刑保留论,从国民对于死刑的认识来看,有八成赞成死刑,但是如果引入不予假释的终身刑,很多人表示赞成废除死刑。从这一点看,终身刑作为替代性得到了肯定的评价。那么对这样的认识,赞成保留死刑的依据主要有,从报应刑的角度来看杀人就应该偿命,死刑的存在可以起到抑制杀人等效果。 死刑废止论认为,从法哲学的根据看,国家用法律禁止杀人,却允许国家杀人是毫无道理的;从形势政策的角度,死刑有抑制犯罪效果,还有待证明;日本现在法律规定无期服刑十年后可以假释,实际上只有一位数的人可以假释,无期服刑人员服刑不满三十年是很难假释的。考虑到这些现实,其实和终身刑没有区别。

  只木城教授还谈到如果要重新讨论终身刑是不是一个好的替代刑,需要从以下几点来考虑:失去作为人的希望是犯罪人必须忍受的刑罚吗?在日本重刑的趋势下,如果引入终身刑,那么相当一部分原本被判无期可能被判终身刑。伴随着重罚化、报应论等结构发生着变化,出现了无期徒刑哪怕服刑三十年以上也得不到假释,服刑人员的假释申请权得到限制,假释没有通过也没有申诉权等问题。日本在考虑引入如下的制度:确立服刑期间满2030年予以假释的制度、在开放性场所执行、扩大高龄人员的假释延长特别休假等。

   

  

   

  在授课内容结束后,老师和同学们在互动交流环节都积极提问,其中包括如何看待刑事责任年龄的降低以及对未成年人施行死刑、刑事责任年龄是否需要降低、法官如何排除外界干扰,按照死刑判断标准公众、死刑判决的提高和陪审团制度的关系、日本的不作为犯等,只木诚教授都进行了一一的解答。

  最后,老师和同学们再次对只木诚教授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愿以只木诚教授莅临西政为契机,以其分享日本死刑制度的发展改革及相关制度为途径,开拓西政学生的学术视野,培养学生对域外法律的探索精神,为自身的学习生活、双方的学术交流与合作、中日两国的友好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